用药真谛------葛根重用取奇效 (陈建新)

01-19  1985  来源:华夏中医论坛 

余用葛根治外感风热之头痛,项背强痛,肌肉痠痛和湿热泻痢或脾虚泄泻,热病口渴等证均以量大取效,每每下笔即120克一剂,药房中人因量大曾质询于余。

葛根甘、辛、凉,归脾胃经,辛味虽有发散之力,使本品具发表、解肌、升阳透疹之功。但甘味重而辛味轻,其升透力并不强,兼之性凉并不甚寒。而脾虚泄泻则葛根宜炒,世人有土炒,用米汁浸润后炒至老黄,与方中诸药同煎亦获其效,米汁有健脾胃作用,炒后葛根凉性减,升发清阳之力增。

余用葛根大量取效来自三证、,以生活中实例证之,世人每用塘葛菜或生鱼煲葛汤,一家四口每用1-1.5公斤葛煲汤,实即1000-1500克,四人平均分之,每人250~270克,诚然为鲜品,但葛根120克仅及一半或1/3而已,故虑其升散太过或过凉诚属多余之虑。其次证之古人,仲景《伤寒论》葛根芩连汤证“喘而汗出”用葛根0.25公斤。《梅师方》治热毒下血用生葛根1公斤。三证之今人:有郭姓患者,女,33岁。1983年2月来诊,连日头项痛不能转侧,微恶寒,舌淡苔薄,脉浮紧,笔者头二诊四剂均用桂枝加葛根汤(葛根初诊15克,二诊30克),上午服药下午头项痛即止,转动自如。

1983年秋,有李姓患儿,男性,2岁。患秋季泄泻3天,日下十数行,前医以葛根芩连汤用葛根12克不效,笔者以同方葛根30克,按上法处理,下午服药,当晚泻即止。

由此看来,葛根重用而取奇效,无论从生活饮食或长期临实践都说明葛根重用得当,可药到病除。(《南方医话》---陈建新)

古道瘦马按:读上文主要是说明葛根这味药,临床上运用应该是大量才能取效,且很安全。纵观临床上大多数医师运用此药量不大的情况,比比眥是,屡见不鲜。实际上是见效的少(可能是受李东垣影响小量有升阳作用),无效的多。我早年行医时,充其量也就是用15-30克,且在复方中运用,基本上也看不出什么大的作用,对此也不得其解。后看到陕西老中医杜雨茂先生的回忆文章,谈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困难时期人们将此作为饭吃,可见无毒,但是副作用是吃多了拉稀,这一点临床上也可证实。受此启发我在运用葛根上实现了实破。首先就是运用葛根汤治疗颈椎病,每剂药先从60克用起,直至150克。经观察治疗此病葛根用90-120克疗效较好,只要脾胃不虚寒,我一般都是用120克,中气虚,便稀溏者少用,或用炒葛粉。曾治一尚姓老妇,颈椎增生引起的肩颈了综合症,项酸困,肩臂痛,一月余,我用葛根汤加减:葛根120g麻黄15g桂枝15g白芍30g海桐皮15g片姜黄15g鸡血藤60g生姜10片甘草30g大枣6个七副,水煎服,日三服。一周后即见大效,又续五副痊愈。临床上我治疗此类证还习惯用葛根汤合活络效灵丹加减运用,其中葛根都是大量,效果显著。古道瘦马写于2012.9.23

推荐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