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医话-------(1)撞着南墙要回头

01-19  1901  来源:华夏中医论坛 



一日和学生交谈中,学生提到有些常见的病,按一般的理法方药和汤方辨证总是治不好,不知什么原因。但是看老师治病总是得心应手,疗效显著。我笑了笑说:我观你们治病,包括一些其他医生治病时,对一些久治不愈的病,只知其常,不知其变。按常规方法和方药治疗很久,了无寸效,还坚持不变,一条道走到黑,撞到南墙也不回头。举个病例说一下。
曾治一妇女,27岁,习惯性流产,连续四次,看了不少中医,专科亦有,老医不少,就是治愈不了。经人介绍求治于余,病人一见面就说,我看了七八个老中医了,都快崩溃了,怎么就治不好呢?这次希望就寄托于你了,再治不好就不治了。我一听倍感压力沉重。
翻阅前面诸医的方子,发现大家几乎都是一个思路,养血补肾安宫保胎法,张锡纯的加减寿胎丸之类,大量的补肾保胎药,熟地,杜仲,川断,阿胶,菟丝子等等……。按理说治法不错,中规中矩,怎么能不效呢?再观病妇,满面红光,两目炯炯有神,舌质微红,苔薄白,脉滑有力,少腹微感有凉,饮食二便正常。常言道,自从有了这病,阿胶大枣之类的补药和营养品就没有断过。一到怀孕后就静卧海养,但仍然是三,四个月时,就流血见红,自然流产,打黄体酮也没有用。真是防不胜防,苦恼至极。看到这里,我沉思片刻,明白了怎么治了。此乃宫内寒瘀而致,应以温经散寒,活血化瘀法治之,用少腹逐瘀汤化裁,先后共服10余剂,之后,连生二子,再也没有流产。
我以此案说明,治习惯性流产之所以成功,并不是说我多高明,而是一个思维思路的问题。此案之所以大多数医者未治愈,关键在于治病只知其常,不知其变。习惯性流产的“常”是血亏肾虚,但是此案病妇,红光满面,精力旺盛,补药不断,脉滑舌红,何来血亏肾虚?何须养血壮肾?犯实实之戒!
经云:实者泻之,虚者补之。此证为瘀兼寒,瘀血不去,新血不生,少腹微凉,兼有寒邪,正是少腹逐瘀汤之证,且王清任也自言此汤专治小产,(见附文)故收效颇速。
前医之所以治不好,只能说明他们定式思维太强,不知按证转变,一条道走到黑,撞到南墙也不知回头。我之所以治好此证,就是汲取了前医的失败教训,掉头转向,逆向思维,撞到南墙就回头。人家已用过是法是方不效,何苦再重蹈覆辙。临床上很多疑难杂症之所以治不好,此种定式思维的影响就是一大原因。望后来医者多思之。
附:《医林改错》少腹逐瘀汤中有关片文。
少腹茴香与炒姜,元胡灵脂没芎当,蒲黄官桂赤芍药,种子安胎第一方。
此方更有险而不险之妙。孕妇体壮气足,饮食不减,并无伤损。三个月前后,无故小产,常有连伤数胎者,医书颇多。仍然议论滋阴养血、健脾养胃、安胎保胎,效方甚少。不知子宫内先有瘀血占其地,胎至三月再长,其内无容身之地。胎病靠挤,血不能入胎胞,从傍流而下,故先见血。血既不入胎胞,胎无血养,故小产。如曾经三月前后小产,或连伤三五胎,今又怀胎,至两个月前后,将此方服三五付或七八付,将子宫内瘀血化净,小儿身长有容身之地,断不致再小产。若已经小产,将此方服三五付,以后存胎,可保无事。此方去疾、种子、安胎,尽善尽美,真良善方也。
古道瘦马写于2013.11.17晚
推荐搜索: